☆~夢想~☆

關於部落格
人 因為夢想 而偉大 我會堅持 等到有一天 我真的會成功的!!!
  • 573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沒想到寫病毒也能賺錢

    如今的網絡犯罪已經組織化、規模化、公開化,形成了一個非常完善的流水性作業的程序。以「灰鴿子」為例,木馬的製造者作為第一層次,本身並不參與「賺錢」或只收取少量的費用,但是他會在木馬中留有後門;程序編完後,由病毒批發商(多為編寫者朋友或QQ好友)購得,提高價格賣給大量的病毒零售商(網站站長或QQ群主),後者作為「大蝦」開始招募「徒弟」,教授木馬病毒控制技術和盜號技術,收取「培訓費」,之後往往將「徒弟」發展為下線,專職盜號或竊取他人信息,被木馬侵入的最底層機器被稱為「肉雞」,這些用戶的個人信息、賬號、遊戲裝備、私人照片、私人視頻等被專職盜號的黑客盜取後在網上的正規交易網站正常交易。黑客也可以將「肉雞」倒賣給廣告商,被控制電腦被隨意投放廣告,或者乾脆控制電腦點擊某網站廣告,一舉一動都能被監視。

    在業界,一個可以被控制的電腦被叫做「肉雞」。能夠使用幾天的「肉雞」在國內可以賣到0.5元到1元一隻;如果可以使用半個月以上,則可賣到幾十元一隻。按一個普通的灰鴿子操控者一個月抓10萬台「肉雞」計算,一個月就能輕鬆賺取至少一萬元,這還不包括竊取「肉雞」電腦上的QQ號、遊戲幣、銀行賬號等進行交易所獲得的收入。正是由於灰鴿子背後每一個環節巨大的經濟誘惑,無數人投身另類致富,黑色產業鏈也更加牢固。

    為了保護「勝利果實」,病毒製作者開始設法逃避殺毒軟件的追殺,甚至從技術的角度對殺毒軟件進行攻擊,形成了團隊化協同集團。以綜合木馬、蠕蟲等病毒的毒王「AV終結者」為例,該病毒最大的特點就是採用多種方式技術共享提高病毒的感染量對抗最流行的安全軟件。

    黃澄清透露,近來對醫藥行業和遊戲行業進行病毒攻擊十分普遍,甚至形成了互聯網企業只有交「保護費」才能免遭攻擊的局面。黑客集團對走上信息化道路但自身防範力量比較弱的中小企業進行攻擊,致使企業網站癱瘓,一些中小企業不得不交「保護費」保證網絡正常運營。

    2007年5月,國內一著名網絡遊戲公司遭到長達10天的網絡攻擊,服務器全面癱瘓,其經營的網絡遊戲被迫停止,損失高達3460萬元人民幣。江西查處的一起網絡敲詐勒索案件,犯罪嫌疑人周明通過攻擊一些遊戲私服網站收取「保護費」,僅兩個月就非法獲利1200多萬元。

「賣病毒就像賣菜刀」的尷尬

    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實施網絡安全攻擊的成本非常低,攻擊工具可以在網上以非常低的價格購買,但處理攻擊、防禦攻擊的代價卻很高。而現有法律法規對網絡安全犯罪缺少具體司法解釋,缺少具體定罪量刑標準。另外,由於網絡犯罪鏈條往往是跨地域的,網上打擊犯罪需要打破現實辦案中的管轄權問題。

    「病毒軟件就像菜刀,可能製造的、販賣的人並不違法,但被人買來用來傷人就違法了,不過很難保證每把菜刀是切菜都不傷人,傷了人也很難查出究竟是哪一把菜刀作的案。」黃澄清舉了一個形象的例子,他說,病毒軟件只是一種計算機程序,單開看在每一環節都不違法,但是如果應用到竊取賬號等行為時,就違法並危害了網絡安全,但很難查處。

    據瞭解,目前的《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安全保護管理辦法》中規定製造和傳播病毒是違法的,但是對於木馬、黑客程序等並沒有清晰的界定,這也是灰鴿等木馬程序製造者敢於利用網絡公開叫賣的根本原因。

    此外,目前在打擊新形式犯罪中還存在著立案難、取證難、定罪難等難題。比如,虛擬資產在現實中難以認定價值,定盜竊罪沒有依據。受害者有權利提起民事訴訟請求,但操作上還是有些困難,包括搜集證據、賠償的標準和計算方法,目前我國立法上缺少統一的規定。

    黃澄清說,面對黑色病毒產業鏈,必須站在維護國家安全和促進中國互聯網健康快速發展的高度來保障網絡安全,建立網絡安全國家應急體系,加大對網絡安全領域犯罪的打擊,完善立法,加快防病毒和網絡攻擊的技術及工具產品的研發。如可以借鑒國外經驗,發展電子秘鑰系統等,確保網絡安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